派通国际娱乐: 中国交易银行50人论坛 中国供应链金融产业联盟中国保理年会 中国交易银行年会 中国供应链金融年会 中国消费金融年会

交行“淡出”混改 引民资入股子公司“深化改革”

时间: 2017-09-12 14:07:27 来源:   网友评论 0
  • 联通“轰轰烈烈”的混改中,有BAT等巨头的身影,也有颇具诱惑力的员工持股计划,于是联想到对比鲜明的银行业,混改两年的交行至今在引入民资方面没有太多进展

文章来源: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:杨晓宴


联通“轰轰烈烈”的混改中,有BAT等巨头的身影,也有颇具诱惑力的员工持股计划,于是联想到对比鲜明的银行业,混改两年的交行至今在引入民资方面没有太多进展,且事实上,交行总行层面混改已然淡出,同样,民生银行、招行已公告两年有余的员工持股计划亦未得以落地推进,“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”,但银行不同于一般企业,这一句,也许能解释万千。 


联通拉开混改大幕之际,恰是交通银行深化混改两年。


但耗时两年,交行混改却在最引人注目的引入民资及至员工持股方面无所进展,BAT三大互联网巨头等借混改之机入股联通则“轰轰烈烈”,对比鲜明。


某不愿透露姓名分析师表示,仅从银行补充资本的角度,民资与银行携手有需求,但更多还要看顶层设计。


根据两年前的改革方案,交行原计划在改善股权结构、引入民资,建立管理层和员工持股机制,推行职业经理人制度和薪酬制度改革等方面均有所突破。


而目前就记者各方采访所见,交行混改基本已淡出公众视野,甚至也已不再是相关方当前的关注重点,且当前交行更愿意提的关键词是“深化改革”,而非混改。


不过,淡出之时,亦有进。在二级公司混改方面,交行已然实现突破,其子公司交银国际今年已在港分拆独立上市,事业部制改革和薪酬改革也有一定推进。


混改推进两年子公司有突破


2015年6月16日,交行公告收到央行《交通银行深化改革工作小组关于做好交通银行深化改革工作的通知》,该方案获国务院批准,尽管深化改革涵盖多个方面,但市场倾向于认定其为交行混改方案的落地,视为大突破。


9天后,交行董事长牛锡明在陆家嘴论坛上较为详细地披露了深化改革的12条具体措施,包括改善股权结构、引入民营资本,建立管理层和员工持股机制,推行职业经理人制度,深化内部经营机制和薪酬制度改革等。


国有大行本身都已是混合所有制,所谓“深化”,回溯2015年牛锡明的公开讲话,实际上已把引入民资的路径“划了重点”。


他的原表述为:“除了交通银行的层面,在下属二级公司层面探索混合所有制经营改革也具有可行性。无论是现有的子公司还是新建的子公司,都可以探索股份制改造、混合所有制经营和建立员工持股机制。”


在这个语境下,交行实际上已有所突破,旗下交银国际今年已分拆在港独立上市,筹资约16.84亿港元。


交银国际此次上市招股引入的五名基石投资者共认购金额6.43亿港元(占股约38%),分别是嘉信金融集团全资拥有的基金Kaiser Private Equity Fund SPC、新鸿基地产非执行董事及恒基兆业董事胡宝星、太平信托、大成国际及山东黄金。


前述不愿透露姓名的银行分析师表示,在银行子公司层面探索引入民资,对其他银行而言确实具有借鉴意义,但从银行母行角度,任何大股东想要在银行经营方面谋取和股份匹配的话语权,目前看来都较难实现。


截至今年半年末,交行股权结构如下:财政部持股20.4%,香港中央结算(代理人)持股20.13 %,香港上海汇丰银行持股18.70%,社保基金持股4.4%,证金持股2.45%,其余前几大股东均为国有法人,且持股比例都在2%以下。


“不管是BAT这样的民营大公司,还是像中国移动,或者是险企入股银行,都几乎不可能在银行的实际经营中发挥很大影响。”前述分析师表示,银行从补充资本金的角度,上市银行发行优先股是目前很重要的手段。


这也是交行总行层面混改“搁浅”的一个重要原因,接近监管机构人士说,“银行不同于其他企业,而且盘子太大,我们现在也不太提交行混改。”


实际上,银行等金融行业也不在中央目前圈定的混改重点领域之内。2016年底,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圈定的重点混改行业分别为电力、石油、天然气、铁路、民航、电信、军工等。


深化改革:事业部制改革在推进


总行层面混改淡出之后,交行现在更愿意提的关键词是“深化改革”,目前可提的一大深化改革进展是事业部制改革,实际上,这一改革在深化改革方案获批前就已开始。


自2013年正式启动以来,交行已在总行层面成立了6个事业部和4个准事业部制直营机构。2017年半年报显示,六大事业部利润中心,分别是离岸金融业务中心、太平洋信用卡中心、金融市场业务中心、资产管理业务中心、贵金属业务中心和票据业务中心,税前拨备前利润同比增长13.77%。


牛锡明2016年10月撰文称,事业部制改革是指企业内部以某个产品、地区或客户为依据,将相关研究开发、采购、生产、销售等部门结合成一个相对独立的组织结构形式,建立高度关注经营、利润独立核算的分权式管理结构。


在总行事业部和分行之间,采用双边记账,目前关系已经基本理顺。在交行相关媒体调研活动中,交行青岛分行相关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,去年该行为海尔并购GE家电项目的海外并购融资4亿美元,就是分行和离岸金融中心联动的项目。


过去两年以来,交行事业部还在不断调整中。


公司板块,原来独立的投行部被并入公司部,另外成立了三个副部门级准事业部,包括投资银行业务中心、战略客户部(两者都在公司部下设)和跨境派通国际金融中心(国际部下设)。


根据规划,投行中心对全行投资银行业务实施一体化营销、矩阵式管理,并直接参与营销组织、业务策划、重大项目方案制定。


跨境派通国际金融中心则是主要负责国际结算、派通国际融资、跨境人民币等多项业务和重点客户的营销拓展和服务,相当于总行部门也要去跑客户,牵头设计服务和产品方案,要背上利润指标。


同业板块去年也进行了较大调整,金融机构部新下设了战略客户中心,并微调了原来的二级部门。其中,战略客户中心定位为副部门级准事业部,下设两个分部。


“准事业部的‘准’字还是很有深意的。”有交行内部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,相对事业部而言,准事业部的人权、事权明显较弱,在部门关系日趋复杂的大行内部,准事业部推行效果如何,能带来多大改变,有待观察。


薪酬改革稍有推进副行长选聘可期?


作为深化改革的一部分,用人薪酬考核机制的改革也是一项重要内容。


在高管团队方面,交行曾表示要推行职业经理人制度,加大市场化选聘高管的探索,特别曾经公开提及要“通过市场化招聘方式选聘副行长级的高管”,业绩考核要与职业经理人的收入紧密挂钩,职业经理人要能上能下,能高能低,能进能出。


不过,在过去两年,交行副行长职位还未进行过公开招聘,但可以预见的是,未来一两年交行将有多个副行长级别位置空出。


7月21日,原副行长王江被任命为江苏省副省长。交行另有三位副行长,于亚利出生于1958年,已接近退休年龄;侯维栋今年58岁,分管零售业务,今年起不再兼任首席信息官;沈如军今年54岁,系工行出身,和王江同于2015年加入交行,分管金融市场和业务业务。


另外首席信息官和首席风控官空缺,首席财务官吴伟今年48岁。纪委书记寿梅生今年61岁。


相对明确的是,交行薪酬改革稍有推进。


2015年牛锡明就表态:“要把奖金的分配权交给经营单位的一把手。一把手有权决定本单位的奖金分配方式。要推行全员、全产品计价的考核,多干多得,少干少得,不干不得,打破大锅饭,激发竞争活力,提升业绩水平。”


据记者了解,交行此轮薪酬改革,原先的履职津贴被取消,全部纳入月度/年度绩效工资。绩效工资按“同职级,同标准”预发,和职位、工龄等因素脱钩,到年终再由具体考核结算。


记者采访多名交行人士了解到,对于偏前台的员工,收入差距确实开始有一些体现。据相关人士透露,行长及部门主管的分配权限增大,分行改革效果大于总行。

[收藏] [打印] [关闭] [返回顶部]


分享到:
本文来源: 作者: (责任编辑:七夕)
  •  验证码:
热点文章
中国派通国际金融网,最大最专业的中文派通国际金融平台
博聚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