派通国际娱乐: 中国交易银行50人论坛 中国供应链金融产业联盟中国保理年会 中国交易银行年会 中国供应链金融年会 中国消费金融年会

赵丹阳:如何选择未来全球投资机会?

时间: 2017-09-28 17:54:33 来源:   网友评论 0
  • 9月18日,“私募教父”赵丹阳在高金MBA“东方红”价值投资大讲堂中以《全球价值投资》为题,进行主题演讲,从国家兴衰、产业兴衰、信用周期等几个方面系统性地阐述了赤子之心的全球投资体系坐标

来源:金融书院


9月18日,“私募教父”赵丹阳在高金MBA“东方红”价值投资大讲堂中以《全球价值投资》为题,进行主题演讲,从国家兴衰、产业兴衰、信用周期等几个方面系统性地阐述了赤子之心的全球投资体系坐标,其中包含的投资理念以及对宏观视野的理解非常吸引人。


赵丹阳:


毕业于厦门大学自动化系,获系统工程学士学位。筹办“赤子之心”中国成长投资基金,被称为“私募教父”。


2009年,以211万美元中标价与巴菲特共进午餐,是标得与“股神”共餐机会的第二个中国人。


在开始之前,先和大家聊几个话题。虽然好像和投资没什么关系,但实际上,人生和很多事情都存在一定的联系。


今天是2017年9月18日,86年前是什么时候?是1931年的“九一八事件”。


假如说,今天是1931年9月18日,大家还会做投资吗?还会玩股票吗?


假如说,我们是在50年前,1967年,大家会做什么?还会做投资吗?


投资有个大前提,一定要在正确的时间、地点,做正确的事情,我们很多行为、事件的成功都取决于天时、地利、人和。所以说,在1931年、1967年讲投资是没有意义的,价值投资更是无从谈起。


这两年,我们慢慢做了一个全球投资坐标体系,从国家、产业、信用等方面来阐述。


一、国家兴衰


1993年,大三暑假,我和同学去内蒙古草原,当时我们想,走的越远越好。我们从呼和浩特,坐了三到五天汽车,跑到靠近外蒙的边境,我们有个梦想,去看天苍苍、野茫茫的大草原,这在那个年代是很奢侈的行为。


我们在路上遇到了一个日本人,是京都大学的学生。他那时候沿路都是住5元、10元的宾馆,在那个年代是无法想象的。后来在聊天中,这个日本学生讲到,他舅舅在日本是一个医生,他们家的房子大概值2000万。2000万是什么概念?在1993年的中国,可以把我们整个县都买下来。


当时,这个日本学生跟我们讲,他和美国的同学如何用电脑联系,怎么样互联互听。我也是计算机系的,听了半天都不知道他在干嘛。到了若干年之后,我才知道他说的是互联网。


我们再一次把自己代入历史,如果你处在20年前的日本,1994年大学毕业,到今天会怎么样?


大家知道,日本在过去的20年里发生了什么——失落的20年,日本房地产的价值最高时跌了80%,股票最多时跌了70%-80%。这是什么概念?就比如上海的房子现在10万/m2,跌到2万/m2。


过去20年,日本除了丰田汽车这些能走向全球的企业之外,如果你投资剩下的股票和市场,基本上是一个大输家。不管你多聪明,当大势往下走的时候,大概率注定了你是个输家。


我们知道,全球制造业在60年代到日本,70、80年代转移到台湾、韩国、新加坡、香港“亚洲四小龙”,再到中国,现在到越南。越南这些天的股票是800点,达到过去10年的新高。


看看中国人民赌性有多高:美国纳斯达克从1990年-2000年涨了27倍,花了10年时间;韩国从1985年-1989年涨了8倍,花了4年时间;台湾股市从1985年-1990年涨了28倍,花了5年时间;香港从1983年-1997年涨了24倍,花了14年时间。


从上可以看出,台湾的泡沫当年疯起来有多疯。如果你在1990年还不从台湾撤退,一直坚持到现在会有什么结果?一地鸡毛!在过去几十年,台湾的经济一直在衰落。


人生于世,你要知道在什么时间、什么地点做什么事情。抛开这个东西,你说的一切,比如价值投资,都是胡扯。巴菲特、索罗斯之所以能成功,是因为他们过去几十年都是待在美国,美国是一个不断向上的经济体,而且是世界上最大的一个经济体;如果他们待在日本、欧洲,我赌他们不会成功。


中国过去几十年之所以能出现这么多优秀的企业家,是因为他们很幸运,刚好生活在中国由贫穷走向富裕的高速发展阶段。大家一定要意识到,很多时候你的成功是因为你的幸运,在对的国家、对的时间,做了对的事。


投资的前提是要选对国家,如果国家选错了,其他都是胡扯。


二、产业兴衰


中国股票市场在1996-1997年那一波大牛市里,什么是龙头?


四川长虹、康佳、TCL、海尔、深发展等,是最好的龙头股。


四川长虹,从1995年-1997年涨了30倍,也就三年时间,多漂亮,当年是沪市的龙头;深发展,涨了16倍,当年是深市的龙头。


虽然四川长虹在那波牛市里涨了很多倍,但是今天还会有人买四川长虹的股票吗?


我们发现,四川长虹、TCL、康佳全部衰落了,是他们不聪明吗?并不是,而是这个产业最兴旺的时代过去了。大浪淘沙,没有及时转型,就会被时代抛弃。


再看2004年-2007年这一轮牛市,最好的投资是什么?


金融和地产。


因为在90年代,大家家里还很穷,有了钱之后先买三大件——彩电、冰箱、洗衣机。


2001年,中国加入WTO,出口增加非常快。大家在基本的生活需求满足之后,慢慢有了闲钱,开始考虑改善住房,考虑到银行购买理财产品,进行投资,中国人开始有资本了。所以说,这时候地产、金融是表现最好的板块。


2005年-2007年,招商银行涨了12倍,万科涨了20倍。但是自2004年-2007年之后,这些地产股、银行股,总体表现不算太好,因为他们的时代过去了。


大家要认清楚,房地产时代的大浪潮已经过去了。虽然最近地产股,比如万科又创了历史新高,但是它的青春期已过。


每个行业都有其兴衰史,今天大家看到腾迅、阿里是这个时代最骄傲的企业。我相信,可能过若干年,这些企业又会像长虹、康佳一样被人遗忘。


大家知道,2000年那段时间,诺基亚、摩托罗拉是多么强大,谁能想到诺基亚会倒闭!诺基亚曾说,他们的研发费用是苹果的4倍,花了那么多钱,却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误,就被淘汰了,这就是时代,他们那个时代已经过去了。


所以说,产业有兴衰。


三、信用周期


大家都知道,银行是百业之母,任何国家都有经济周期。


经济周期存在的根本原因是银行造成的信用扩张和收缩,导致经济的周期性循环,我们会从信用周期上分析很多不同国家、产业的不同阶段。


如果想要成功,在不同时间阶段,你会投资哪些国家?


16世纪,是葡萄牙!


17世纪,是西班牙!


19世纪,是大英帝国!


20世纪,是美国!


今天,放眼未来30年,应该投资哪个国家呢?


我们研究一个东西,就把它拉开,从更长久的历史维度上来看。


假如1974年大学毕业,25岁,启动资金为100万美金,应该怎么投资?


——去日本,1974年-1989年,15年的时间可以赚到22倍,资产累计达到2200万美金。


1989年,日本见顶。如果有幸在1989年从日本撤退,花一年时间环游世界,在1990年,40岁,发现挺喜欢美国的,住在硅谷,对科技浪潮很感兴趣,投了纳斯达克指数,到2000年,10年时间赚了27倍。在50岁的时候,资产累计有6亿美金。


到2000年,你看到纳斯达克泡沫太厉害,从美国撤退,进入中国香港的H股市场。我们赤子之心基金是2003年1月16日在H股市场成立的,我们非常幸运。在H股的8年时间里,翻了12.8倍。大家再算算,该挣多少钱了?78亿美金。


对投资而言,把一些大道理想明白,比每天对着电脑辛勤工作重要多了,你的人生可能只要做对几件事情就够了,而不是辛勤地天天调研。人生要知道大事、大方向,看得懂什么时间该做什么事。


这就是我们的赤子之心全球历史兴衰周期。我们认为,赤子之心接下来的任务,就是在全球、在不同阶段,辨别不同的国家、不同的产业、不同的信用周期。在恰当的时候,我们就会“卡位”。


2003年3月,我们在上海路演的时候,遇到4个台湾人。和他们聊天的时候,我们说看中国的股票涨多少,过去几年每年都赚40、50%;那几个台湾人说,不,我们就在上海买房子。后来,他们每个人都在上海买了十来套房子。


那时候,深圳的房子是每平方6000多,北京的便宜的每平方4000-5000,上海浦东的房子每平方10000左右。我们很奇怪,上海的房子这么贵,买房子干什么?那几个台湾人告诉我,将来上海的房子会大涨。结果,大家知道过去十几年上海的房子涨了多少倍,我相信他们每个人都收获了很丰厚的回报。


反过来问,这些台湾人比我们聪明吗?我不觉得,只不过他们刚刚经过历史。昨天在台北发生的事,在上海也同样会发生。所以说,我还是强调,投资最重要的事是在全球寻找各种各样的机会,在适当的时间做对的事情。


四、全球投资机会


刚刚讲的是历史,接下来讲未来。


以美元为中心的布雷顿森林体系于1944年形成。当时,美元把英磅的全球基础货币地位拿过来后,将美元和黄金挂钩,1盎司黄金兑换35元美金。


到了70年代,美国因为越战等各方面原因,花了很多钱,国库都快空虚了,就拼命卖国债。后来大家发现不对劲儿了,要把手上的美元换成黄金,结果美国的黄金大量减少,后来发生了黄金违约,一夜之间,美元兑黄金从35美金涨到了75美金。


有一个朋友认为,未来全球可能会变成春秋战国时期,即全球的基础货币可能从黄金、美元本位,变成美元、人民币、欧元三个霸主。从我个人的角度而言,还要再加半个印度卢比,这是未来20年的趋势预测,三个全球霸主即将形成,半个印度还不确定。


大家对黄金的热爱,是几千年的热爱,我不相信任何一种货币会取代黄金地位。我说的这些都只是我们的理论和假设,投资体系要由市场来验证。


我们另外一个很有趣的图形是标普500,近期标普500创下历史新高。可是,大家有没有想过,标普500是以美元计价的,而美元在过去70年里贬了98%。美元是全世界最靠谱的货币之一,都能如此的通货膨胀。所以,拿着钞票是一个多么可怕的噩梦,千万不要存钱。


美国在1964年-1984年间,赚钱非常困难,标普跌的很惨。在大熊市的强大杀伤力之下,美国有几百个对冲基金挺过了这波冲击,到今天产生了全球最大的对冲基金。当年,芒格就是没熬过这一关,所以在清盘后与巴菲特合并。


如果以黄金计价的话,我现在非常担心美股会有另一波大暴跌。今天大家都看好美国资产,有Facebook、google、苹果这么牛的企业,但是,依据我们的推断,美股快见顶了,这一轮的经济增长周期快走完了。


每个时代都有最厉害的人和事。当我们在谈价值投资的时候,一定要想清楚,未来30年的世界会怎么样?你应该在哪里?做什么事儿?天时、地利、人和,这是所有价值投资最根本的前提。


互动问答


1、为什么看好越南,却不看好印度?


赵丹阳:时间还不到,印度还有待观察。这个判断背后有很多指标,印度的人均GDP、经济发展水平、出口顺差能力、货币的稳定性、通货膨胀、结构性改革都没到时机。我们在2010年投资了印度,输了很多钱,有了很多教训。我们把印度当作下一个实验场,打算两三年后从越南撤退,希望到时候可以看到印度的结果,但目前还有不确定性。


2、近期国家做供给侧改革,很多商品,比如煤炭、钢铁涨的非常厉害,如何看待这种现象?


赵丹阳:首先,我不懂这些,不能随便发言。


其次,自1982年以来,全球债券利率于2016年1月进入最低点,甚至去年有一阵子欧元债是负利率的。比如今天借给别人100万美金,到年底还要倒贴钱,这个世界疯了,太荒谬了。去年8月份,我们做了几个交易,买了欧元、英镑2019年交割的远期期权,非常便宜,我们为这个荒谬下了个赌注。我们认为,这是人类历史上最不可思议的事情,期权的杠杆率非常高,我们买的很远很长,赌未来的利率会有一次加速的上涨期。这是我们的试验,先假设一件事情,去做一些交易,再慢慢等着看。我们假设的是,在人类历史上,债券已经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,不可能再低了。


但是我们怀疑,今天的情况非常像美国的1970年,全球进入滞涨阶段,需求不旺,但是价格上涨,背后的根本原因是大家对美元没有信心,全球持有货币的人都要扑向实物资产。所以我们今天有个假设,如果美元进入一个大的衰退周期后,可能不会有一次由需求推动的商品周期,而是由美元衰退后造成的商品周期上行。


过去几十年,全球发了太多货币,全球房地产涨这么多,背后的根本原因是货币太多。为什么不看好中国的房地产?因为在过去十几年里,美国发的货币经过国债等渠道进入中国,推高了中国房地产。李嘉诚是大师级的周期高手,他正在从房地产行业全面撤退,由美元崩溃造成全球实物资产的商品大幅上涨周期,我觉得快到了。


3、站在我们目前的角度向前看,觉得中国未来的一段时间是不是已经脱离了快速增长期?


赵丹阳:毫无疑问,中国最快速的发展时期已经过去了。但是作为一个大国,中国会不断出现创新的产业,未来的机会可能更多的表现在不同行业和产业的机会。中国很大,一旦有新产业出来,比如互联网行业的腾迅,只要浪潮来了,规模就能足够大。最近有人提出,又一个大牛市来了,我不同意。所谓大牛市就是要整个经济发展都很好,这个在目前为止,我看不出来。


4、您与巴菲特先生共进过午餐,给您最大的启示是什么?


赵丹阳:他能有今天的成就,就是因为生活在今天的美国,他很幸运,处在一个高速成长的时代。老人家能成功,是因为过去几十年的天时、地利、人和,这是根本。过去几年,我们做的投资有一些回报,最根本的原因还是祖国过去几十年的高速成长,给了我们很多机遇。今天在这里谈价值投资,所有的前提和基础是,中国未来还会保持一定的成长速度,一定会有很多伟大的企业、非常新兴的行业出来。在中国做投资,如果能挑到一些好的公司,相信回报率依然还是会非常高的。


5、调研上市公司时,您用了很多非常规的方式,调研体系和方法是什么?


赵丹阳:没办法一概而论。我们以前投资时,更喜欢像茅台这样的企业。我们在2004年买了茅台,这种企业在实践中是非常稀缺的、罕有的,如果能很幸运拿到的话,当然是非常好的。在我们的投资观里,任何产业都有兴衰期,即使像茅台这样的企业,在2013年也遇到了塑化剂事件。我们在2014年成立A股信托基金的时候,买了茅台、五粮酒、汾酒等,回头看,由于各种原因,我们没拿住,首先承认我们的错误,如果能握到今天的话,回报率都会很好。


我们还是强调,在不同阶段、不同地点,投资不同的行业。总体来说,行业衰退时,很难说公司还会变得很强大,像华为这样的企业非常厉害,电信行业整体处在一个衰退期,华为逆势增长还是很少见的。大部分企业的成功和行业形势、产业形势相关,在早期研究的时候,我们把更多的时间放在对公司的调研上,但是在今天,我们会把时间更多的放在资产配置上,研究国家、行业形势。


6、最成功、最遗憾的一次投资是什么?原因分别是什么?


赵丹阳:中国、印度、越南、希腊、俄罗期、巴西,黄金、外汇、油矿……我们啥事儿都干过,想不起来最成功或最失败的一次投资。2011年,我们在印度的投资亏了28%,从回报率看是最失败的,但是我觉得那是我最成功的一年,因为从那次投资里进行反思,知道了很多东西。比如,跨国的全球投资,第一重要的是汇率,在印度投资,主要的亏损在汇率上,再次投资这个国家的时候,要看汇率够不够坚守。第二重要的是公司治理,在中国可以本能地辨别哪些是好企业、哪些是坏企业,在印度就不行。因此,公司治理太重要了,不要看他说什么,要看他做什么,看他到底怎么样。


从2003年起,我们的基金投资非常顺利,每年平均36%的复合增长,从2011年大幅受挫之后,花了两年时间追上来,现在有10%。但是,今天我们有自己的投资理论体系,有所有的东西,就是因为过去交了很多学费,之前做了很多尝试,不停的亏。到今天,我们的投资体系终于慢慢成熟。我们希望在七八十岁的时候,有自我,而不是标榜为跟谁学习,希望能完成自己的梦想和自我的投资体系。


7、未来看好哪些行业?


赵丹阳:未来是属于你们年轻人的。最近去参观一个朋友的办公室,全是年轻人,都在拼命的超越。所以,未来30年最精彩的东西,一定是你们第一时间捕捉到的,而不是我们能捕捉到的。总体来说,我相信,科技改变世界,科技未来永远是第一生产力。未来,仍然会从科技行业产生各种契机,金融是别人创造的世界,我们只是搭一段便车而已,多和科技行业的人交朋友,多捕捉科技领域的新东西。


8、公司投资项目,是一人负责制,还是集体决策制?


赵丹阳:投资是艺术,而不是科学。投资没有一个固定的、恒定的公理。对于艺术的话,是个性,假如说梵高、毕加索,两人一起画一幅画,会有什么结果?很烂的画。所以说,从投资本身来说,一定是一人负责制,不可以民主。当然如果是公司行为的话,作为法人主体,更长远考虑,可能是集体决策制。


[收藏] [打印] [关闭] [返回顶部]


分享到:
本文来源: 作者: (责任编辑:七夕)
  •  验证码:
热点文章
中国派通国际金融网,最大最专业的中文派通国际金融平台
博聚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