派通国际娱乐: 中国交易银行50人论坛 中国供应链金融产业联盟中国保理年会 中国供应链金融年会 中国消费金融年会 中国交易银行年会
首页 >> 消费金融 >> 列表

在消费金融借钱,年化成本是个谜?

时间: 2017-11-08 10:04:49 来源: 愉见财经  网友评论 0
  • 不少人有向贷款公司借钱的经历或需求,但他们中却较少有人能完全弄明白,这笔借贷的综合成本是多少、以及各项息费都花去了哪儿。加上这个行业的参与者本就鱼龙混杂,以至于“高利贷”的骂名似乎从未远去。

文/第一财经 夏心愉

来源:愉见财经(fish-finance)


不少人有向贷款公司借钱的经历或需求,但他们中却较少有人能完全弄明白,这笔借贷的综合成本是多少、以及各项息费都花去了哪儿。加上这个行业的参与者本就鱼龙混杂,以至于“高利贷”的骂名似乎从未远去。


今天的“愉见财经”给大家讲个故事。听完故事,就能知道消费金融们计息的那些秘密了。

“买手机就像没怎么花大钱似的”


故事的主人公叫小牛。有一天小牛去买手机,并在两款相差数百元的机型之间犹豫不决——他显然更喜欢贵的那款,但又想省点钱买台便宜的。

 

某消费金融公司的驻店销售员“帮”了小牛的忙,用分期付的方式让小牛“安心”地选了贵的那款:3900元的手机,办一个消费贷,当场只需要付首付800元,余下的分两年来还,这样每个月只需要付约265元。

 

“爱生活,爱品质,梦想不能等过期,细水长流筑未来。”这是小牛拿到的一份分期购产品说明小贴士上的说辞。

 

销售员还说,趁年轻时办一些小额贷款、积累一些信用记录,这对未来有好处,以后买车买房贷款都更方便。

 

这些“话术”,如果是你,会不会被打动?反正小牛是深以为然。一头,他盘算着自己每月零花钱有个3、4千呢,之后每月才拿个200多元来还款,感觉没压力,顿时买新手机这件事儿,就像没怎么花大钱似的;另一头,小牛的父亲是建筑承包商,也经常需要信贷,这让小牛打小就对“贷款”一事毫不陌生,他相信靠贷款办事效率高。

 

小牛二话没说就采纳了靠消费信贷分期买手机的建议。这名驻店销售给小牛讲解了还款方式、还款日期、还到哪个账号以后,就带小牛拍了一张两人的合影以示“面签”。小牛随后在一份申请表的末页签了字。

 

小牛说他当时没细想自己这265元的每月还款金额里究竟包含了些什么;他也没细看那些“分期购服务内容”、以及另一份字体和行间距小到几乎要靠放大镜才能逐行阅读的“分期购消费贷款三方协议”。他只是明确了之后每个月不过就还个200多元,这就可以了。

 

他开心地拿着当场只付了800元就买到的手机,回家了。


“这些钱都快够我买两个手机了”


这是小牛对他人生第一笔贷款发生始末的自述,贷款日期是2016年4月11日。然而时至今日,他已因连续7个月未还款而变成逾期户。曾想积累一些优良信用记录的他,央行征信报告已经抹上了污点。给他推荐贷款的公司是某总部位于广东的消费金融头部公司。

 

买完手机的次月小牛开始还“月供”了,直到这时小牛才突然意识到,265元×24期=6360元,这意味着自己借了3100元,总共却要还借款金额的两倍还多。“这些钱都够我买两个手机了”,他在跟我电话聊这事时嘟嘟囔囔。

 

在等额本息的还款方式下,小牛其实算不来自己贷款的年化综合成本是百分之几,但“两倍还多”的大概念,让小牛自称“气得睡不着觉”。他以为自己掉进了一家高利贷公司的坑。

 

但“高利贷”的板子恐怕不是小牛想打就能打的。解剖小牛的还款,当中其实除了贷款利息,还包含各项必须要付的服务费用和可选服务费用。

 

最高人民法院对借贷的利率划了两条红线:未超过年利率24%,出借人请求借款人按照约定的利率支付利息的,人民法院应予支持;超过年利率36%,超过部分的利息约定无效。参照这一规定,36%的年利率水平成为社会上普遍判断高利贷的临界点。

 

从小牛签署的协议来看,若仅算利息部分,其分期购产品利率部分的定价为月1.75%,换算成年化利率不过21%——仅看利息的话,算不上高利贷。

 

小牛一头雾水,因为他毕竟总额要还6360元。他强烈感觉到自己吃亏,却又说不上这“亏”吃在了哪里。小牛的思维逻辑其实有一定代表性,这是不少金融消费者的“盲区”。

“小”们的“盲区”


小牛的思维逻辑其实有一定代表性,这是不少金融消费者的“盲区”。

 

我因为关注这个话题,被带进了两个所谓这家消金公司“用户群”的微信群,其中一个群有23人、另一个则有近百人。进群后我才恍然大悟,这些群本身就由一批“逾期户”集结而成、其中不乏恶意骗贷者或“羊毛党”在群中起到舆论领袖的作用,因而群里许多人都会抱怨“利息过高”、或和小牛一样有着“因为对方是高利贷,所以不敢去法院起诉”这样的错误论调。

 

可是,当我问及“你们的贷款产品利率是多少”,或“你们的月还款中有哪些组成部分”,两个群无一人能回答,因此也无人知道,自己还款的总量里其实包括了“可选服务”。换句话说,如果签约时能读一读协议,这项服务完全可以不选,这笔服务费也完全可以不付。

 

几乎所有人都将矛头指向那名驻店销售。“他故意不说这个”、“他只是叫我签字”,成了最常见的借口。

 

当我问及“既然嫌还款总额太多,为什么当时还要办分期”时,多数人认为是销售员的“话术”起了作用。着重说当场能少付的金额、打散到每月的还款金额,并宣扬“生活品质”、“现金为王”等理念,而避免说到总额及总综合年化成本——这样的话术对非理性消费者而言就是一碗迷汤。包括小牛在内的群里多名借款人表示,“当场就是脑子一热”,“当时没时间细想”。

 

同时,这些群里又弥漫着一种场阈:明明谁私底下都心虚,不知道这样拖下去让罚息总额越垒越高最后会如何收场,但在群里却又互相鼓励“逃废债”,并借此形成某种暂时的安全感。他们尝试为逃废行为寻找合理性,攻击消费金融公司收高息在先,因此他们才不还款,并不觉得把数学里“负负得正”的思维变造到法律框架里有何不妥。


“我的央行征信出问题了


正是在这种“逃废有理”的场阈作用下,小牛自今年3月份开始也停止了还款。但他的忧虑却没有停止。


两个月后,小牛的新问题来了。“我的央行征信出问题了。”他说。

 

他用手机端查到的央行信用报告里已经标注“信用较差”,逾期记录在案。

 

小牛听朋友说,消费金融都是些“民间金融公司”,是没权限报送征信的。他怎么也想不通,为啥在央行征信里,给他放贷的机构摇身一变成了一家城商行。他欠了商业银行的钱不还,自然上了征信。


这道计算题的答案是……


在消费金融借钱,年化成本究竟是多少?为什么明明是在某家消费金融借的钱,在征信报告里看见的竟是欠了银行的钱了?对于金融消费者有权知道、机构却不会主动告诉你答案的这些问题,“愉见财经”正在进行 #这道计算题,答案是个迷# 系列报道,本期以消费贷为例,庖丁解牛所有潜藏在后台的息费成本计算法。

 

看完这道计算题的答案便会知晓背后的原委——为何多名借款人觉得这贷款实在贵,却说不出究竟贵在哪儿。

 

从小牛3100元贷款分期24个月、每月还款约265元的案例来看,这265元中,包含了分摊到当月的本金,以及6项息/费,后者即小牛获贷的总成本。

 

成本第一项是贷款利息。月利率为1.75%,即年化21%。也就是说小牛每月需还上当月剩余贷款本金的1.75%。由于还款方式是“等额本息”,因此期数越靠前,还的利息越多(因贷款余额较大)、还的本金越少;反之期数越靠后,还的利息越少、还的本金越多。

 

表面上看,是消费金融公司给到小牛这笔贷款,但其背后的模式,其实是来自合作银行的助贷,并再经由信托模式放出。因此从小牛的案例来看,在法律意义上,贷款人主体是合作信托公司,本案例里的消费金融公司则是居间的服务机构;而在央行征信体现的资金来源上,这笔消费贷款是由银行放出。

 

也因此,这块利息实际是由机构们根据资金成本、风控和运营、以及各自在这个模式里的话语权和议价能力,在后台进行分润。

 

成本第二项是客户服务费,月费率为0.75%。值得注意的是,这一费率的计算方式和利率不同,不是以“当月剩余贷款本金”为基数乘以0.75%,而是以初始贷款总额即3100元为基数,因此每个月都产生固定收费23.25元。

 

客户服务费,在这个案例里,是实则作为居间服务机构的金融公司所收取的。所谓“客户服务”,其收费名头是因向借款人提供了纸质文档、电子文档保管、调阅服务,还款渠道维护,还款信息查询、还款提醒等服务。

 

成本第三项是财务管理费,月费率为1.125%,也是以初始贷款总额即3100元为基数,因此每个月都产生固定收费34.88元。

 

财务管理费,也由作为居间服务机构的消费金融公司收取的。所谓“财务管理”,其收费名头是向借款人提供了消费贷款咨询、将借款人推荐给实际放贷人等服务;其中还包括了一项所谓免费提供的代收代付服务。

 

以上三项成本构成EIR(即包括利息、财务管理费、客户服务费在内的实际有效利率),是借款人无从选择而必须支付的。因其中两项服务费是以贷款初始金额为基数,因此在实际年化成本的计算上不是月费率简单乘以12,而是比这一数据更高。通过精算,21%的利率加上两项服务费率,以小牛的借贷为例,实际的必须承担的综合年化成本为56%。

 

但这还不是小牛的全部成本!他的借款成本还有第四项,随心还服务费:每月固定收取15元。支付这笔费用,让借款人可以享受延期还款、变更还款日期和优惠提前还款等服务。这一随心还服务是一个“可选项”,小牛完全可以据协议选择不购买此服务。

 

成本第五项是保险,这也是一项消费者可拒绝的付费服务项。从小牛的案例反推估算,每月保险费用大致是10元。这是一份为借款人在保险公司投保的“借款人人身意外伤害保险”。而玩味的是,因人身意外伤害会导致借款人无法履行后续还款义务,因此这份保险的第一受益人是消费金融公司,保险实则首要保障了借款人即使受到意外伤害,还能由财险公司偿付剩余未还款项。当然偿付完未还款项后的赔付余额,可给到其他受益人。

 

这一份实则消费金融公司自己也跟着受益的保险,却直接带来了小牛的第六项成本:增值服务费,月费率为0.7%,也是以初始贷款总额即3100元为基数,因此每个月都产生固定收费21.7元。根据协议,若消费金融公司同意为借款人投保,则借款人应支付因此而产生的管理成本,即“增值服务费”。

 

此外,协议上还有一条约定,即贷款人在签订合同后有15天的犹豫期,犹豫期内可以随时终止合同,在合同履行的过程中也可以申请提前还款。如果销售存在诱导欺瞒的行为,还可以拨打客服电话投诉。

 

从“小牛”和他群友们的案例来看,以上细节显然都被忽略了。如果不去探究,这道计算题,对不少借款人而言,或许一直是个谜。


消费金融公司们的定价


需要说明的是,经过业内多家以基于销售点(下称“POS贷”,即Point-Of-Sales)的消费分期产品为主要模式的头部消费信贷公司充分竞争,以及消费金融公司本身已完成的客户数据积累和风控系统的提升,今年以来,行业内几家头部公司,其实已经已经大幅下调了消费分期贷款的EIR(实际有效利率)。被愉记举例的这家公司自称,多数产品已低至小牛贷款定价时的5~7成。

 

下面视角反过来,消费金融公司对贷款资金的定价又是怎么形成的呢?

 

回答这个问题,恐怕首先要对行业做一个粗框架的区格:想捞一票快钱就撤的野路子公司和想深耕行业的公司。前者的EIR讨论框架可不是超不超过年化36%的问题,100%、200%的年化定价都可能是缺乏想象力的。有业内观察称,这类公司的贷款申请过件率畸高,他们也不做用户的分层和区分,所谓“黄赌毒都可以放,利率高得吓人”。

 

在借贷行业的灰色地带,潜匿着一套“接盘”玩法,只要能把高风险客户抛接给后一个借款平台就行。因此不少野路子公司几乎没有有效风控体系,甚至不管用户“共债”了多少平台都可放款。于是他们的模式,就只剩“超高利率、超高违约金等覆盖超高风险”,并佐以激进的催收方式。

 

但对于意欲深耕行业的消费金融公司而言,贷款定价应是“事出有因”的,且理论上随着风控模式的逐渐确立,价格应该是逐年递减的。

 

他们的一道计算题是,贷款定价=资金成本+获客成本+风险成本(坏账及可能的拨备)+运营成本+利润留存(不排除有公司阶段性贴补利润追求获客)。

 

这是一场多头有张力的平衡选择——要赚多少钱,要花多少成本提升科技及数据能力来进行反欺诈和风控,要把不良率的底线抬高还是降低,要铺多少城市和多大的网点摊子,要先赚钱还是先获客,对外部政策风险的判断及何时因此调降费率——都可能是一场战略抉择。

 

这其中,还有多项外部因素。比如细分领域的充分竞争会钳制产品相仿的各家公司的定价,比如社会信用体系的开放和建设、反欺诈技术的发展会降低风险成本,比如资金来源模式的监管松紧会决定他们的资金成本。

 

而自然,各家消费金融公司本身的利润追逐程度和风控本领,也会投射在消费者背负的息费头上。

 

最后,对于影响着贷款定价的这些公司本身的资金成本,“愉见财经”听闻了以下几种模式的估算。

 

成本最低的资金来自股东支持,但这一模式无法放量。

 

其次是来自银行业拆借或发放ABS,同业拆借成本约4%~5%(年化资金利率,下同),银行间市场ABS资金成本约在5%(仅在银监会持牌消费金融公司可发放),交易所ABS则稍高(优先级5%、次级7%~8%)。在这一层面,持牌消费金融公司占优,但这部分资金在现阶段同样难以放量,ABS发行也还在试点阶段,总量不大,流程偏长。

 

目前可放量模式中,最优选择是与商业银行的助贷模式,资金成本约7%~9%,具体视放贷机构情况,也视合作模式而定。但近期来自监管的一份《关于联合贷款模式征求意见的通知》,又让非持牌消费金融公司的这一模式陷入尴尬,前途未卜。

 

余下的模式,还有依靠信托资金(成本约9%~11%)及P2P(高度非标难以一概而论,某头部消费金融公司的P2P端资金成本为13%~14%)等。

 

对于头部消费金融公司而言,低成本资金渠道通畅与否,与真实的不良率控制水平,是两条“生命线”。在行业趋于充分竞争、贷款端定价弹性已变弱的格局下,这两条“生命线”,足以掌控他们的生杀存亡。




[收藏] [打印] [关闭] [返回顶部]


分享到:
本文来源:愉见财经 作者:夏心愉 (责任编辑:七夕)
  •  验证码:
热点文章
中国派通国际金融网,最大最专业的中文派通国际金融平台
博聚网